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昊 > 市场对新任美联储主席有怎样的期待?

市场对新任美联储主席有怎样的期待?

11月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正式提名杰罗米 · 鲍威尔 (Jerome Powell) 出任下一届美联储主席。这个选择基本上是在市场的预料之中的,因此全球金融市场并没有特别的反应。鲍威尔自2012年5月开始就任美联储委员,在公开市场委员会已经工作了5年,他参与制定了美联储的缩表计划,并也公开表示过会逐步使美元利率正常化。

特朗普在物色新任美联储主席人选的时候有两个基本考虑。一是要延续目前政府比较认同的货币政策,二是要选择自己信任的人。鲍威尔无疑是平衡这两个考虑后的最佳人选。市场总体上对白宫提名鲍威尔持乐观的态度。首先,鲍威尔是现任联储会委员,这有利于保持政策的延续性;其次,鲍威尔个性温和,受到联储会内外及金融界的普遍尊重;再次,他本人属共和党,而他偏鸽派的政策取向也被多数民主党议员认同,因此通过国会确认的把握很大。

市场目前也关注到鲍威尔与前两任联储主席相比有两个方面的不同。一个是他的背景与前两任不同。他之前的两任主席在货币政策理论和实践方面具有深厚的专业理论知识。这类的专业理论知识对于应对金融危机后货币政策和监管的变化非常重要。鲍威尔是律师出身,他在财政部有过不错的职业经历。而在金融领域,他主要的经验来自于他在投资银行Dillon, Read & Co所做的融资、并购业务和在凯雷公司工作时所做的私募股权业务。另一个不同将是他在监管政策上前两任主席的区别。尽管他表示支持目前基本的监管架构,但他在公开讲话时多次提到监管政策的成本和有效性。市场预计他会对现有的监管政策做积极地调整并在放松金融管制方面有更多的动作。普遍的预期是他在货币政策方面较其前任不会有大的转变,而在监管政策上会有不同的动作。

此外,美联储另外几个可能的变化也受市场关注。第一:鉴于鲍威尔在货币政策方面的经验不及其前任,尤其在货币政策进入拐点的关键时期,鲍威尔很可能更加依赖公开市场委员会的其他成员。鲍威尔思想开放,是个很好地倾听者。在现任委员中,纽约联储银行的比尔·达德利 (Bill Dudley)(已计划2018年中退休)和旧金山联储银行的约翰·威廉姆斯 (John Williams)所起的作用颇为重要。第二:美联储人员的过渡不仅仅是鲍威尔的任命。如果耶伦其主席任职届满到期后不再以委员身份留任,则7个委员席位中有3个席位要填补。届时任命一位强有力的副主席尤为重要,他可以有效地弥补鲍威尔的短板。这里需要做一个技术性的说明,2018年2月耶伦主席任期届满,但她作为委员会成员的任期还没结束,如果她愿意,她可以继续以委员的身份留在委员会中。 第三: 如果国会通过鲍威尔的任命顺利,且另一位委员布雷纳德 (Lael Brainard) 顺利留任,那12个月以后,公开市场委员会的七个人员中,只有这两个在委员会中有超过一年以上的经验。如果届时经济出现问题,缺乏对市场的历史记忆和经验就会成为问题。

鲍威尔的任命过程预计会比较顺利。2012年奥巴马总统提名鲍威尔任美联储委员时有26名共和党参议员投了反对票。但实际上,那些反对票更多地势针对奥巴马总统,而不是针对鲍威尔本人。民主党议员多希望美联储政策能针对更广泛的经济变量,特别是不平等,相信他们多数是能够接受鲍威尔的。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