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昊 > 美国财政悬崖仍然是潜在风险

美国财政悬崖仍然是潜在风险

资本市场投资者们所担心的往往不是出现已经预见到的最坏情况,而是那些不确定性和出现无法预见的情况。从这一角度看,与美国的财政悬崖相关的很多不确定性目前仍然威胁着全球资本市场。

这些不确定性表现在以下方面:第一:最后实际金额上的不确定性。具体来说就是最终所涉及的增税和减少支出的实际金额现在不能确定。尽管通过增税和削减开支所要减少的赤字目标为6070亿美元,但这中间一些减、免税的宽限期可以进一步延长;部分削减开支的计划也可以有一定的推迟。直接的数字要取决于白宫和国会如何妥协,而间接的影响就更不容易把握。最悲观的经济学家认为财政悬崖将使GDP拖低4%,也有人认为实际的情况或许并不至于那么严重。第二:政治上的不确定性。财政悬崖问题也正逢美国大选,目前选情及不明朗。大选后谁主政白宫关系到未来以什么的方法解决财政悬崖的问题。尽管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都认为财政悬崖将对美国经济有重大负面影响,但在解决方法上存在根本分歧。共和党倾向于进一步减税并减少政府开支,而民主党主张向富人增税而支持必要的公共开支。另外,美国联邦政府债务总额将在2012年第四季度达到国会规定的16.394万亿美元的上限,新的债务上限届时将再次提交国会讨论,届时国会将提出什么样的条件及是否顺利同意提高债务上限也是一个很大的不确定性。第三:外围环境的不确定性。如果外围经济环境较好,则美国处理财政悬崖问题会相对容易。然而目前欧洲债务问题尚没有一个明确的结果,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增长又面临着减速的风险。这些不利的因素都大大增加了美国处理财政悬崖问题的难度。第四:政策反应的不确定性。美国政策制定者(包括美联储)尚无处理这一问题的经验,多少年以来,美国还没有经历过同时间大规模增税和规模削减开支。这次仅要增税的规模接近3%的GDP,上一次这样大规模的增税还是在1968年,当时主要是拟减少因越战导致的财政赤字,而接下来的1969年,美国就陷入了经济衰退。金融市场不清楚政府及美联储的政策会如何应对。美联储已经表明解决财政悬崖的问题要靠美国政府和国会。

市场目前比较一致的看法认为在11月6日的大选之前,美国政府和国会不太可能就解决财政悬崖达成系统的解决方案,因为目前不清楚未来四年谁将主政,参议院和众议院目前又由民主党和共和党分别控制,任何方案均可能在为他人做嫁衣,关键是这个嫁衣别人还不一定喜欢。美国政府最大的可能就是以短期的行政手段先应付可能出现的问题。。11月6日,美国除去要选出新的总统外,参议院100个席位中的33席要从新选举,众议院也要全部从新选出435位众议员。

未来可能出现的几种情况:1:共和党罗姆尼当选,并且共和党控制国会两院:美国政府会将布什时期的减税法案继续延长,但象以往一样,共和党承诺的削减开支的计划并不一定兑现,国会有望顺利提高联邦政府债务上限,这种情况对恢复经济增长可能比较有利,财政悬崖问题会被延后。但从长期看,财政赤字问题会进一步恶化。2:奥巴马连任,并且民主党控制国会两院:美国政府有望实施对富人加税,并将资本利得税率提高,这样财政悬崖的问题同样会被延后,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增加,资本市场会受负面的影响。3:新入主白宫的党不能完全控制国会:这将出现所说的“跛脚鸭”的情况。届时无论是加税,还是削减开支,也无论是延长减税法案,还是提高联邦债务上限,所有的解决方案的讨论都将变得更加复杂。这些不确定性将使得资本市场的波动性大大增加。

过度的增税和增加转移支付都会影响民众的就业和储蓄意愿。从长期看,都不利于要素的合理配置。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政策选择也只能是两害之中取其轻。从目前情况看,全球金融市场尚未对美国的财政悬崖问题作出充分的反映。在各种不确定因素影响下,股票市场、风险类资产、商品类资产价格将有新的压力,防守型行业的股票表现会略好。避险类资产将继续受追捧,而这次加元、澳元等政府债或优于美国政府债。随着两个总统候选人参选政纲的进一步明确和选情的不断明朗,资本市场有望作出进一步的反映。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