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昊 > 如何在投资中应对全球化目前出现的挑战

如何在投资中应对全球化目前出现的挑战

人类有史以来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可以看到我们星球上的人员,信息和资本以如此快的速度,如此高的频率和如此大的规模做自由地流动。这样的全球化发展客观上消弱了各个主权国家塑造自己经济命运的能力。而另一方面,民族主义的浪潮在很多国家内做出了与全球化相背的反应。全球化和民族主义谁会是潜在的赢家?其结果将在哪些范围和何种程度上影响投资者?这是一个专业投资机构所面对的重大问题。

370年前出现的韦斯特法伦体系,标志着曾经一统天下的神权世界趋于瓦解,而民族国家开始登上历史舞台,国家之上不再有任何权力。同时这个体系也初步确定了以平等、主权为基础的国际关系准则。然而今天现代民族国家日益受到无法直接控制的力量的挑战。这些力量包括资本市场,跨国公司,直至不明国籍的实体法人,跨境的气候和生物演变的影响,数字信息的跨境传播等等。如果今天将跨国公司加入全球经济体的规模排名中去,则规模最大的前100名中,会有70个是跨国公司;在标普500和MSCI欧洲股票的成分股中,40%的营业收入是来自于本国之外的市场。主权国家一直在努力夺回失去的控制权,尽管这些努力有可能最终失败,但这些拉锯式的角力会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重要特征。

在这种新的环境下,传统的货币、财政政策和历史投资框架将不足以了解不断变化的经济和市场格局。拓宽全球视角,包括分析和评估地缘政治风险,评估其对经济和市场影响,这些都有必要加入到投资框架中去。 当今至少有来自两个方面的反全球化力量在加剧地缘政治风险:

第一:全球化本身派生的负面作用开始加速发力,其中全球金融体系的系统性风险和金融危机的风险已经得到公认,国际网络犯罪和网络安全,加密货币的风险,跨境洗钱及藏匿黑色收入,跨境逃税避税,以及全球流行病传播等等。

第二:民粹主义和排他性的民族主义在加速蔓延。在主要发达国家民粹主义以贸易问题和移民问题作为关注的重点。发达国家的中产阶级视新兴市场国家的中产阶级为全球化的赢家,而视自己为全球化的失败者。民粹主义的观点成为很多美国选民认同的主张。而排他性的民族主义在很多新兴市场经济体中也越来越有迎合者。

这些地缘政治的影响因素对全球金融市场和投资有深远的影响。因此,长期机构投资者应该重新考虑和调整他们的投资方法,并考虑下列五项调整。

第一:减少在自上而下的投资策略中国家因素在资产估值、风险及回报评估中的功能权重。 投资者必须要兼顾他国中央银行、准政府机构、公司、债券发行人、城市和地方政府,等等。这些因素的分析会不同于以往本国国家层面的情况。投资方法中国家策略会更多地让位给其他的宏观和行业策略。

第二:由于跨国溢出效应在推动资产价格变动中的作用不断增加,投资者的投资决策应更多地采用全球框架。传统的国内证券和国际证券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因此,在投资策略基准这一层面,投资者应考虑一个全球性的基准。在证券选择层面,投资者应拓宽镜头广角,如公司如何从全球化中受益(例如,在全球某技术领域的准垄断地位)或者如何承受某监管机构及个别国家政府的限制。

第三:确保在自主管理和委托管理的投资组合中均植入对发达国家政治风险的评估和考量。类似于投资者进入新兴市场和前沿市场时的风险分析。发达国家市场的政治风向不仅仅是理论上的,正如英国脱欧令投资者争相了解自己对于英国的相关风险敞口。关键是从政治剧目中分离出真正的的政治风险,专注于政治事件可能扰乱金融市场。考虑的方法包括定期与资产经理就地缘政治问题进行接触以评估和掌握政治事件对具体公司和行业的影响。应该保留政治风险分析顾问公司或内部政治风险评估小组,评估真实的经济风险敞口与市值加权风险敞口,并根据情况进行可靠的情景分析,并要了解政治风险带来的次级影响。

第四:将投资组合定位于更大的波动率区间和政治性不确定之中。历史表明,当既定的地缘政治秩序达到转换的临界点时,他们可以产生重大破坏效应,甚至破坏全球经济经济结构。虽然我们很难使这类二元风险的投资组合有风险免疫,投资者可能要花更长的时间和精力来了解他们的委托投资管理人是否有效地实施了真正的地缘配置多元化,他们委托的主动型投资管理人和另类投资管理人如何能够在这样破坏性的场景中识别出赢家和输家。投资者甚至可能要考虑有针对性地使用成本很高的尾部风险对冲策略。

第五:准备被公众视为在应对全球挑战变革的推动者。在主权影响力不断减弱的时代,民间社会的利益攸关方将越来越多地呼吁大型资产所有者在应对跨国挑战时充当变革的推动者。对于很多传统上把重点放在受托责任之上的投资管理人来说,这一角色并不舒服。然而,计划参与者、非营利倡导团体、新闻界和董事会成员将越来越期待大型投资机构的首席投资官们就气候变化、生物多样性、国际劳工标准和两性平等等全球问题表达自己的立场。他们也期望首席投资官们通过选择所投资的企业和资产配置决策来推进这一进程并展示领导力。

最终成功的将是那些不仅着眼于短期市场因素,而且还能很好地理解全球化潮流和民族国家试图维护国内经济控制权这两种力量之间动态角力的投资者。

重要提示: PGIM是PGIM,Inc.的缩写名称。PGIM,Inc.是美国保德信金融公司(Prudential Financial,Inc.)的主要资产管理业务机构。PFI不以任何方式隶属于在英国注册成立的Prudential plc或在英国注册成立的M&G plc的子公司Prudential Assurance Company”。 在此包含的信息由保德信投资管理提供。未经保德信投资管理提供允许,不得将此文件分发给除了原收件人或者原收件人的顾问的任何其他人。未经保德信投资管理允许,禁止复制(全部或者部分)或者透露其内容。部分信息来自于保德信投资管理认为在文件发布之日时可靠的信息来源。但是保德信投资管理并不能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完整性或者将来不会发生改变。文件包含的信息为文件发布时的信息时间(或者文件中引用信息的时间),如有更改,不另行通知。保德信投资管理没有责任更新任何此类信息,也不对其完整性和准确性做任何直接或者隐含的保证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