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昊 > 未来公司模式及对投资的意义

未来公司模式及对投资的意义

现代公司制度是人类社会一项非常有意义的发明。现在50%以上的经济交易是在公司内部发生的,企业的商业决策主导了价值的创造和损毁,这也直接影响到那些将超过一半以上的资金投资于各类公司的机构投资者。特别是在今天,一系列变革性的因素正在引领新的商业模式的出现,这些商业模式更多地使用与过往截然不同的生产要素,利用技术和网络来主导市场,并由一个新的和不断发展的利益相关者们来管理运作,推动那些远远超出短期利润最大化的更加广泛的社会目标。

公司是世界舞台上具有强大力量的经济、政治和社会的影响者。它们占据全球市场就业和全球GDP三分之二的份额,对现代经济尤为重要。从正面的意义看,公司推动了创新和增长,满足了不断变化的客户需求,创造了就业,培训的员工,振兴了社区。从负面的意义看,公司串通牟利,组织欺诈,钻监管的漏洞,以至于操控政治。对投资者来说,公司现在的演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快速更剧烈,这对它们的增长,盈利能力以及投资者的回报有着深渊的影响。 这里不是说公司以往没有经历过转型,从古代安纳托利亚高原的第一只合伙集资,到重商主义时期欧洲的国有公司,从19世纪末的有限责任公司,到二战后的跨国公司,以及20世纪80年代后出现的以短期股东利益最大化的企业,公司经历了巨大的变革。

现代变革(颠覆)

我们正在亲眼见证企业演化的下一个阶段,一系列的变革性力量导致了创新型商业模式的出现,进而也为投资者创造了新的机会,这也从根本上改变了投资者通过私募股权、股票、债券和实物资产对公司投资时的估值计算和配置策略。 我们相信以下三种商业模式具有重要的未来方向性的意义。

轻有型资产型公司:公司正以惊人的速度从有型资产(厂房、机械)转移以研发、开软件、知识产权、数据、品牌、设计和平台等无形资产为中心的“轻资产”模式。1985年以来,美国公司中无形资产的价值比重翻了一倍。

超级巨星型公司:公司正在利用技术、专有数据和网络效应来拓展规模,并在一个日渐流行的“赢者通吃”的环境中蓬勃发展,1975年,美国上市公司一半的盈利来自109家上市企业,而今天,同样的盈利份额来自不到30家上市企业。

目标明确型公司:公司越来越不仅仅通过财务损益指标来衡量自己。客户、雇员、监管者和股东都在向更广泛的社会价值负责,这些价值超过了季度盈利最大化的目标。今天,全球财富500强企业每年在企业文化和社会责任方面的开支是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联合国儿童福利基金会两机构人道主义援助支出的三倍。

关键点还在于,以上三种变革方向极大地超出了技术的范畴。我们认为,这些新的特征是重叠的,很多时候是相辅相成的。任何寻求创新、增长、或至少是为避免被淘汰风险的企业都不能回避这些新特征。保德信资产管理2019年对中国、德国和美国企业的问卷调查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近60%的受访公司表示在过去三年中企业无形资产的重要性与日俱增,超过80%的中国受访企业认为无形资产在未来三年会变得更加重要。同样,全球每5家企业里的2家,以及在在德国超过半数以上的受访企业,表示他们会更加广泛地衡利润最大化目标与其他利益相关者的目标,特别是员工、客户和国家。 换言之,即便是有者悠久历史的传统“实体”公司,也需要考虑如何应对无形资产日益突出、新兴巨星型公司带来的威胁与机遇,以及客户、员工日益重视的问题、投资者和监管者。以更广泛的目标作为企业的真正使命。事实上,在未来几年,这些特征可能是决定一些行业企业胜负的关键因素。

这些变化对投资者意味着什么? 为应对这些新商业模式的冲击,机构投资者需要密切关注企业在投资结构和行为方面的改变。这些他们应了解的关键问题包括: 

1:向研发密集型,轻资产型公司的转变是否减少了我对上市公司投资的需求?这对我投资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组合的意味着什么? 

2:“赢者通吃”型公司是否会逐渐丧失其商业活力?这对我在这类公司股权和债务方面投资的集中度和安全性意味着什么? 

3:私人公司和上市公司的投资者应该如何评估那些优先考虑网络规模和数据“护城河”而不是企业现金流和短期盈利能力的公司? 

4:投资者应如何应对那些将更广泛的社会目标纳入其业务章程并使得公司受其股东以外的更广泛利益相关者欢迎的公司?

这个全球企业格局变化的综合性影响,显然将对首席投资官们产生重大的投资影响。他们需要考虑: 

从新评估投资于上市公司和私人公司的比例配置:与实体资本密集型的企业相比,轻资产型企业的资本需求较低,固定成本的基数低,且容易获得后期比较充裕的私募资本。这些因素推动了这些公司在更长时间内保持私有化。拟寻求参与轻资产型公司的投资者,特别是投资那些发达国家市场中技术领先公司的投资者,将希望评估向私人股本和债务投资转移。 

调整风险模型以准确评估轻资产型公司: 评级机构在评估信用风险时继续强调有形资产。未来公司较以往的公司相比有型资产变化的风险敏感度更高。但公司的现金流也同样稳定可靠,特别是在可变成本和资本支出需求有限的情况下。由此产生的风险定价错估可能会在公共和私募债市场为精明的投资者创造机会。 

建立一个投资架构以识别出下一代的巨星型公司,同时评估投资组合中的老旧过时风险: 随着投资集中度的增加,新的所投目标公司的减少,以及死亡区域的扩大,成功的投资者将需要相对更早地识别出具有强大持久力的潜在巨星企业。我们根据主动投资的方法,确定若干个指标,这些指标时跨多行业成功超级巨星公司的特征。同样重要的是,首席投资官们需要防止投资组合中的过时风险。他们可以增加投资组合业绩检讨的频率,并组建一个跨资产类别的团队,以评估颠覆性的新业务模式对所持股票的影响。锁定期特别长或者是长久期的投资尤其容易受到新兴趋势带来的颠覆性变化的影响。 

向新一代ESG方法的过渡:ESG指标不是一刀切的教条,没有一个单一的ESG指标对所有行业有同一的必要。因此,公式化的ESG方法对于实现投资或实现ESG目标可能不是很有用。相反,通过采用更加积极、更加细致的框架,只强调一个行业,甚至是一个公司的相关指标,投资者能够做该做的,且能做的更好。

重要提示:在此包含的信息由保德信投资管理提供。接收者兹此同意对此文件可能包含机密信息保密。未经保德信投资管理提供允许,不得将此文件分发给除了原收件人或者原收件人的顾问的任何其他人。未经保德信投资管理允许,禁止复制(全部或者部分)或者透露其内容。部分信息来自于保德信投资管理认为在文件发布之日时可靠的信息来源。但是保德信投资管理并不能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完整性或者将来不会发生改变。文件包含的信息为文件发布时的信息时间(或者文件中引用信息的时间),如有更改,不另行通知。保德信投资管理没有责任更新任何此类信息,也不对其完整性和准确性做任何直接或者隐含的保证。 文件中任何保德信投资管理附属公司的信息都是为了呈现组织结构的全貌,而非诱导客户接受附属公司的业务。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