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昊 > 中国的足球和中国的银行

中国的足球和中国的银行

中国的足球和中国的银行

用一句通俗的话讲,中国足球算是臭到家了。中国足球是最早进行市场化改革的领域。但是,直到一系列的足球黑幕被揭露出来的时候,普通百姓才真正了解到了所谓足球市场化改革的失败。其实在中国,还有一个比足球更臭的领域,就是中国的银行业。足球的失败和落后已经被公众所了解,但银行的落后和失败却暗藏的很深,中国银行业的落后比中国的足球更有甚之!

第一:从最直接的结果看。中国足球的水平和银行的经营服务水平同样很差。

中国足球屡战屡败,成为球迷心中持久的伤痛,也成为百姓生活中的笑料。而银行呢?你去银行办理一个简单的业务,平均要排队多长时间呢?银行乱七八糟的收费你搞的清楚吗?那些收费合理吗?中国各银行在全球经济危机中亏了多少呢?有准确的统计吗?有多少客户对他们银行的服务满意呢?中国的银行除去“大”以外,在国际上完全没有地位可言。资产规模是一流的,但管理和服务水平仍然不入流!在同样劣质品质下,银行的客户比中国球迷更倒霉。因为足球作为一种娱乐,有很多替代品。比如:我可以不看中国足球,看其他国家的足球,或者看乒乓球、羽毛球等。而银行的服务在中国没有替代品。尽管在大城市有些外资银行,但银行的零售业务有很强的本土化特征,即便是在发达国家也一样,特别是外资银行门槛高,不是一般老百姓都能够享用的。当一个普通的客户为一个简单的业务在银行长时间地排队时,,当一个普通的客户在和那些银行职员就那些毫不讲理,没头没脑的规定争吵时,他们大概以为全世界的银行服务都是如此。

第二:中国的足球和银行看上去似乎都完成了市场化的改革,具体来说,足球实行了俱乐部制,银行完成了股份制改造及上市。但实际上并没有完全按照市场化的规则运行,而是由潜规则控制。

这一点,足球业的假市场化和实质性的行政控制已经暴露无疑。而为什么说银行仍然没有按照市场化经营呢?我们知道,市场化的一个重要特征是市场定价。对银行业来说,资金的价格就是利率,中国的利率是市场化定价吗?当然不是!是官方规定的。官方定低存款利率,同时限定贷款利率,这样能确保银行的赢利。赢利通过税收和股息等形式交到中央财政。在银行出现问题时,财政再拿来处理银行坏帐,或向银行注资。银行上市后,还可以通过股市不断地圈钱。在这样的潜规则下,银行永远不会倒闭,有了问题也可以由国家财政买单。亏损了还可以通过股票市场圈钱补充资本金。另一方面,官方通过限制准入,特别是对私人借贷机构的限制来保护银行的业务垄断。在中国经济不断增长的大环境下,银行很容易保持良好的赢利。看上去,银行系统赢利良好,且安全稳定,但实质上,这种赢利和稳定不是银行经营的结果,而是以牺牲城镇居民客户20万亿储蓄的根本利益为基础的。20万亿储蓄按一年1%的利率计算,一年就是2000亿人民币。两年这部分利息额,就可以再注册一家工商银行。现在我们需要问一句:为什么中国经济发展速度保持在9%以上,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的实际借款成本常常在20-30%的水平,而我们的年存款利率目前仅仅3.5%?可悲的是,足球的潜规则已经被公众所识破,而对银行业如此地运作,绝大多数老百姓并不清楚。

第三:足球和银行从业人员都收入颇丰,且一些高管有灰色收入。

足球从业人员收入丰厚的原因是中国球迷人多,商业广告收入源源不断,另外中国球迷非常且执着,几十年如一,不离不弃!足球的灰色收入主要是来自于对足球的行政干预。银行业也一样。垄断利润是行业人员保持相对高收入的基础。中国的银行客户没有别的选择。另外,银行业内的人都知道,中国银行业股份制改革和上市后,和国际市场靠拢的最紧密、最快的就是银行高管的收入。银行业的一些高管更容易有灰色收入。有的银行高管干脆直接带着钱跑到国外,比如:中国银行广东开平的许超凡带走4.82亿美元;中国银行哈尔滨松河街支行高山带走6亿元人民币等。这里更不用再提这几年抓起来的那些银行行长们。默默工作在银行业最前线的员工们当然是十分的辛苦,他们本身并不是垄断利润和灰色收入的收益者,但比起那些在其他行业,特别是制造业和个体服务业辛苦打拼的广大民众,银行从业人员的日子要好过的多!

第四:缺乏进一步改革的动力。

为什么中国的足球和中国的银行一样缺乏进一步改革的动力呢?简单的原因是:尽管臭,但是很赚钱,足球球员的平均收入也不少于乒乓球和羽毛球的运动员。足球臭但能继续赚钱,依靠的是多少缺点心眼的那些球迷,和广大的商业广告受众。银行赚钱是靠官方利率定价、行业准入限制、以及不了解银行赢利潜规则而又没有其他服务替代选择的广大客户。足球改革的成败与否好歹也要拿到国际比赛中去验证,冲不出亚洲,拿不到奖牌,怎么说也是不成功。而银行改革的成败,基本上没有参照物,基本上靠银行业官员用嘴吹。吹的最多的一个是所谓的银行利率市场化改革。热赞这一改革的文章多是出自银行业及兼管官员的手。我们来看看,目前的利率市场化改革由原来的规定两边,变成放开一边,即规定零售存款的利率上限,同时规定贷款的利率下限。大家仔细想想,利率的市场化包括高息拦存和低息抢贷。现在的情况,即让所有银行同业在吸收存款的时候都不要高过协议的利率水平,贷款的时候不要低于规定的利率水平,这是市场化吗?这不是利率垄断协议吗?能活生生地将利率垄断协议吹成是市场化,接下去还怎么改啊?如果球迷是足球进一步市场化改革的动力,那银行进一步市场化改革的动力又在哪里呢?唯一存在继续改革动力的方面可能就是高管的薪酬,也就是使高管的薪酬继续向国际水平靠拢。的确,国际银行那么大的亏损,他们的高管尚有那样高的薪酬,我们的银行“如此盈利”,薪酬应该更高才“合理”。

 

 



推荐 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