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昊 > 未来的改革困难重重

未来的改革困难重重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没错,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我们创造了奇迹!我们用短短30年的时间走完了发达国家一个多世纪才走完的路,我们市场化的改革使中国彻底摆脱了饥恶和落后,我们经济体的规模已经上升至世界第二,我们成功地应对了一次又一次的经济危机,我们国民的财富以全球最快的速度持续的增长,我们公民的权利从没有象今天这样得到重视和尊重,更重要的,我们的人民学会了自己把握命运。

         然而,这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我们面临着挑战!一场世纪性的全球经济危机,使主要发达国家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同时,使中国的经济与社会问题暴露地越来越明显。制造业和实体经济在滑坡,资本市场的情绪萎靡不振,经济的结构性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技术和创新得不到应有尊重和鼓励,自然和生态环境在恶化,垄断和制度的缺陷在威胁着民营经济的生存,收入差距和分配不均越来越严重,诚信和秩序受到破坏,寻租和腐败成为社会的常态。

         中国到了从新做道路选择的时候了,当市场化改革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社会常常既表现出效率不足,同时又缺少公平。一个方向是继续进行市场化的改革,同时辅助以必要的政治体制改革,最终实现法制化市场经济的理想;另一个方向是停止改革、进而演变到一个行政权力和资本相结合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体制。

         阳光下的答案或许都一至的,我们应该继续改革,我们最终需要的是一个既有效率又兼顾公平的法制化的市场经济社会。谈何容易,我们应该了解,我们未来的改革困难重重。

         第一:国际思潮的影响。上世纪80年代到此次经济危机之前,自由化的思潮主导着全球的发展,无论是计划经济国家放弃计划体制,进行市场化改革;还是市场化国家推行经济自由化,减少政府干预,都是遵从自由主义市场经济的信条。而此次金融危机,恰恰发生在市场化程度较高的国家,这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一些人的认识,认为是市场本身出了问题。这给那些本来就因各种原因反对市场化改革的人提供了一个借口。这也成为我们进一步改革的一个重要阻力。在这方面,有两个重要的讨论:一个是市场化国家出现的问题,是不是就是市场本身的问题。另一个是中国能够比较好地应对亚洲金融危机和这次全球危机,保持经济稳定增长和社会稳定,依靠的主要是过去30年的市场化改革,还是我们保留的足够多的国家对经济的干预或依靠了国有企业的力量。

         第二:社会认识的影响。我们已经进行了30多年的市场化改革,在社会的认识方面,很多人认为我们市场化的改革已经完成,现在或以后再有问题,那就是市场的问题,市场的问题不能由市场本身解决,而需要由政府来解决。例如:这方面最突出的是金融领域。我们完成了国有银行不良资产的拨离,完成了国有商业银行的上市,准许了各种外资银行和金融机构的进入,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地区性金融机构取得了长足发展变化,一种普遍的看法是金融领域的市场化改革已经完成。但事实上是,我们今天的资本市场的基础价格,也就是利率,仍然是官方制定的。市场化最基本的东西是市场定价。如果一个市场的价格是官方制定的,不是市场制定的,怎么能说它是市场化的?人们比较容易看清改革初期生产资料价格的双轨制,但看不清当今资本市场上的价格双轨制。

         第三:改革的经济环境。30年前改革的初期,几乎所有国有企业,无论是垄断的,还是非垄断的,无论是有准入限制的还是没有准入限制的,大部分的企业都是处在亏损的状态。在那种情况下,企业的领导不是主动地,也会是被动地支持改革,因为别无出路。今天的情况不同,所有国有企业都是盈利的,不管这种盈利是来自与垄断,还是来自于良好的经营和管理。在这种情况下,国企的领导对进一步改革往往是抵触的。

         第四:民众的心理。30年前,广大民众对改革是支持和理解的。然而在最近一些的改革中,如:医疗卫生体制的改革,教育体制的改革,社会保障和福利制度的改革等等一些改革中,普通民众没有得到应得到的好处,反而付出的越来越多。特别是教育和医疗。这些方面改革的失败,加之这些年的分配不公和腐败,使得民众担心可能在未来的改革中失去的更多,得到的更少。因此他们开始对未来的进一步改革抱一种怀疑的态度。

         第五:知识和精英阶层的功利化倾向。我们知道,在一个新兴市场国家,民粹主义主导的改革往往导致社会的混乱。尽管有凤阳小岗村这样的自下而上的改革实践,但大部分成功的改革通常是由社会的知识和精英阶层参与设计,并以渐进的方式进行。然而,在当今的商品社会,财富和货币收入变成了最终衡量成功的标准。在此情况下,知识界和精英阶层出现了一种功利化的倾向,他们更愿意用自己的能力去获得财富,而不情愿以艰苦踏实的工作来研究社会和推进改革。看看每天网上那些哗众取宠的时事和经济评论就知道,很多社会精英已经变得浮燥。

         我们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难和挑战。过去的改革是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选择如何创造财富,无论是承包制,还是股份制,甚至是继续的计划体制,各种观点是容易互相妥协的。未来的改革在很大程度上是重新分配财富,国企进一步改革,意味着将一部分垄断利润让利给消费者和民营企业;社会保障体制的改革更是从一部分口袋里掏钱去贴补另一部分人。这种情况下,不同的观点往往代表不同的利益,相互之间的妥协是困难的。

         我们的经济和社会发展需要效率,但也要兼顾公平。人民期望民营企业继续得到发展,从而使更多的民众享受到经济发展带来的利益;人民期盼着经济市场化的程度进一步提高,而反对那些官僚机构借秩序和管理为名处处设租寻租;人民能够接受在自然垄断行业出现国有垄断企业,但垄断企业的利润应该由全体民众来享用和支配;人民不会阻止一些人先富,但先富的条件是他们的财富增长不损害其他民众的基本利益。我们更加呼吁公平公正!当一些国企领导利用各种方法方法不断瓜分国有资产的时候,那些在越来越恶劣的环境中痛苦求生的民营企业家也应该得到政府更多的支持;当大批金融高管越来越多地享受与华尔街金融大鳄相类似的优越待遇的时候,那些在深深的地下辛苦采掘的矿工的生命也应该同样得到人道的尊重;当金融资产的价格一次又一次地得到政府政策支持的时候,农民工工资的及时支付也应该更加受到政府的重视;当古玩奢侈品拍卖一次又一次创出历史新高的时候,农民那些烂在地里而找不到销路的蔬菜也应该受到关注;当重要政府官员在安心享用特供商品的时候,普罗大众的食品安全也应该得到有效的管理;当一所又一所贵族学校在中心城市不断开设的时候,那些坐在拥挤校车中百姓子女的人身安全也应该得到保障;

        面对未来的道路,我们必须作出选择。时代赋予了我们选择的权利。“我们欲往天堂,我们不要走错了方向!” 



推荐 50